街頭賣唱者:音聲美妙是何因?淪為乞丐又何因?

 
走在街上會遇到形形色色各類乞丐。街頭賣唱行乞者也不少。
 
一天中午下班,我騎著電車回家,離社區還有一段距離時,突然聽到一個很悅耳的清脆女聲,正唱著我愛聽的歌曲《天路》一歌歌聲。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場 看到神鷹披著那霞光.…….”
 
順著歌音望去,只見前面的人群中有三個人,看上去是一家三口,雖分辨不清他們的年齡,但兩邊一男一女應該是父母,中間是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女孩。是母親模樣的婦女在唱歌。他們身邊放著一台約一米高的音響,音質很好,歌聲也嘹亮。
 
晚上下班,出了單位,我騎上電車剛到馬路上,又聽到了一個渾厚富有磁性的男聲正唱著《龍的傳人》:“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江, 它的名字就叫長江. 遙遠的東方有一條河, 它的名字就叫黃河........”抬頭望去,又是中午所見那一家三口,左邊是母親,右邊是父親,中間是女兒。大概是母親唱累了,讓父親上唱吧。這時有人走過去給他們錢,女孩拿起麥克風說了聲:“謝謝”。聽著聲音還很稚嫩。走到他們跟前,我仔細一看,才知道兩邊的父母,都是盲人。不禁心裡一酸想到:這一家三口怎麼會淪為乞丐呢?但聲音卻那麼悅耳。
 
 
 
回到家,我的腦海裡時時浮現這一家三口的情形,浮現出那些肢體殘缺的以賣唱為生在街上乞討的形形色色的人。我在想:他們聲音如此好聽,為何會淪為乞丐,靠賣唱維持生計呢?此間究竟何因何果呢?
 
我想到佛經中記載了這樣一個公案:
 
有一天,佛陀的弟子們都在精舍內誦經,其中有一位弟子誦經的聲音非常悠美。當時精舍外面,波斯匿王的軍隊正好經過,聽到了這位出家人悠美的誦經聲,都不知不覺地停下來注意聽,忘記了原本要去攻打鄰國的事。
 
波斯匿王就進入精舍向佛陀頂禮,而且請求要見這位聲音悠美的出家人一面。佛陀就叫這位弟子出來,想不到一見面以後,波斯匿王卻非常失望。為什麼呢?
 
原來這位出家人的聲音雖然好聽,但是他的容貌卻不莊嚴。波斯匿王感到疑惑,於是就請示佛陀。
 
佛陀說:「在過去很久以前,有一位佛入滅了,當時的國王想興建佛舍利塔,因此派遣了四位大臣去監督。其中有一個大臣每次前往監工的時候,就發牢騷,說了很多不滿的話。後來,佛舍利塔的工程圓滿完成了,這位大臣看到建好的佛舍利塔竟是那麼地雄偉壯觀,他的內心感到很歡喜,於是便把家中代代相傳的風鈴供養出來。他將風鈴高掛於舍利塔頂,每當微風吹過,風鈴一動,就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,使聽到的人都心生歡喜。現在這位出家人就是過去的那位大臣,因為當時為了蓋佛舍利塔常埋怨,所以今生感得了皮膚粗黑其貌不揚的果報;但又因為以悅耳好聽的風鈴供養佛,與眾生結緣,因此今生得到了聲音圓潤柔美之報。」
 
 
 
因果就是這樣分毫不差,因緣雖然千差萬別,但是業果定理卻是不變的,種一分善因得一分善果;同樣,種一分惡因得一分惡果,這是必然的。
 
宇宙萬物,無一不是因果網路所織。雖輪回是苦,但人身難得,此生有幸投胎人道,本身前世善業集聚的果。而音聲美妙動聽,更是往昔善業的聚合。同理,雖得人身,雙目失明,貧困潦倒,淪為乞丐,此惡果的背後一定也有惡因的。
 
比如:上文佛典公案中所說,佛陀弟子的往昔以風鈴高掛於舍利塔頂而感誦經聲音優美之果顯。
 
又比如:若有人前世偷盜,特別是偷盜三寶財物,這一業果完全成熟時,偷盜者必輪回於餓鬼道,受盡饑餓之苦。業果未成熟之時再度為人必定非常貧窮,生活窘迫且繼續有偷到竊取行為。今生將得窮困潦倒之果報。
 
當然,因與果的關係錯綜複雜,唯聖者可洞悉之。
 
芸芸眾生皆是如此,一邊行善,一邊造惡,是故,我們的人生才是有時享福,有時受苦,而且是苦多樂少,所有的幸福都只是猶如草尖上露珠很快就蒸發了,所有的榮華富貴都只是夢幻泡影般,很快就無常了。若能真正做到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”則必有圓滿福報。但又有幾人願意如此做呢?是故,我們眾生一直墮落在輪回之中,無有出期。要想擺脫輪回之苦唯有真修行,學到真正的佛法。
 
正如南無本初報身佛在《什麼叫修行》中說法“修行即是修善惡二所緣業之增益與離避,也就是增益善緣種善因結善果;離避惡所緣,離惡因避惡果……”我們做到了嗎?
 
/墨荷
 
轉載自: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
 
 
本站註: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,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,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、薰陶鼓勵之用,不為正見法理依據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帆的心靈客棧 的頭像
帆的心靈客棧

帆的心靈客棧

帆的心靈客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