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,別太強勢,會傷了自己

 
女人,一個多麼美麗的字眼,引來自古無數文人墨客用盡詞語描述女人,讚美女人。
 
比如, 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。
 
閒靜時如嬌花照水,行動處似弱柳拂風。
 
溫婉嫻淑、 風姿卓越、 清絲糾纏、舉步輕搖、明豔不可方物等等數不勝數。
 
對於做了母親的讚美更是說不勝說,賢妻良母,相夫教子,上得廳堂,下得廚房……
 
過去的我雖算不上是個潑婦,或“河東獅”,卻是一個“強勢女”, 在家裡,我是老大,說一不二,父母、孩子都得聽我的,愛人對我那更得是唯命是從。
 
 
 
在外面,朋友、同學、同事面前,那也少不了的是要強好勝,氣勢壓人,每每逢理必爭,事事口不輸人,甚至一句話把人家頂到南牆根。
 
久而久之,在家裡我成了“孤家寡人”。
 
在家,父母事事都順著我,不爭辯;丈夫事事都沉默不語,不理睬;兒子事事都無以對答,隨我便;
 
在外,人脈卻越來狹窄,生意也不像以前那樣紅紅火火了,親朋好友似乎都在躲著我或者是寒暄或者客氣客氣,我真真正正地陷入“高處不勝寒”、無人理睬的“臭狗屎”了。
 
可誰又知道,我有多大的委屈和疲憊不堪啊?!
 
在沒有人的地方,我會放聲大哭一場,仰頭面向虛空我大聲呼喊,“我錯在哪裡?我為家人付出那麼多,大大小小的事我都要做,我想方設法賺錢,讓父母生活無憂,裡裡外外,我都把事事做得順理成章,讓丈夫省心,為了兒子我是傾注全部的愛,能給兒子買的都買了,上最好的幼稚園,上最好的私立小學、中學,花再多的錢我都不打楞…”
 
這麼多年的付出,辛苦經營的家庭生活,孝敬父母的一切一切都化為了泡影,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
 
我內心的痛苦,我面容憔悴,我有氣無力,我病了,我不再囂張跋扈,我不再牢騷滿腹,我似乎要把自己藏起來,與外界隔絕,尋覓世外桃源,自生自滅。
 
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,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,我的母親,一個老修行,又一次小心翼翼地、耳語似地勸我,“跟我到佛堂聞法吧!”
 
我像一個泄了氣皮球,被媽媽一把捏著拎進了佛堂。
 
一次兩次,三四次,我迷迷糊糊地,似睡非睡地,度過了一次次的聞法,大概過了一兩個月,我似乎又開朗了起來,有說有笑了,再過兩個月,我會主動要求去佛堂了。
 
南無本初報身佛的說法法音就像甘泉一樣流進我的每一根血管,就像陽光照亮我的每一個細胞,《什麼是生活佛法化》《你明信因果嗎?》《心境要博大》《如何斷我執》,我反復恭聞這幾盤法音,受用非常大。
 
我反觀自己,過去的十幾年,我在家裡的所作所為是多麼的幼稚可笑;
 
我在丈夫面前的霸道,輕視他人是多麼的可悲;
 
我在兒子幼小的年歲面前表現的唯我獨尊是多麼愚癡;
 
我在父母面前的不恭不敬又是多麼可惡。
 
 
 
隨著聞聽佛陀法音的深入,隨著皈依三寶後學法守戒,我終於明白,人生不過一場夢,所有的親眷都是往昔業緣,今生再聚了緣而已,何必執著這場虛幻的夢境呢?
 
爭什麼?要什麼?執著什麼?傷了親情,傷了自己,人生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就無常了,餘下的時光,好好修行吧。
 
脫掉強勢的外衣,找回真實的自我。
 
我不再勉強自己,也不再為難他人,該做的事盡心做,該溝通的溝通,虛心接受家人的建議,主動和丈夫商量生意上的事情,一起出差洽談生意。父母在家幫助照顧孩子,一家人和和睦睦,夫唱婦隨,尊老愛幼,我的改變感化了兒子皈依佛門,也感化了丈夫皈依了三寶,我們真是一個幸福的佛化家庭!!
 
女人本是水,清柔可以洗刷一切污垢,
 
女人本是家,溫暖的港灣包容你我他,
 
女人是大地,是母親,是美麗的化身。
 
女人,要強大,但不要強勢,否則受傷的還是自己。!!!
 
文:若空/薩依
 
轉載自:今日頭條 佛教新視野
 
 
本站註:佛弟子修學如來正法的知見與受用文章,其內容可能有若干錯誤,故只能作為參考交流、薰陶鼓勵之用,不為正見法理依據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帆的心靈客棧 的頭像
帆的心靈客棧

帆的心靈客棧

帆的心靈客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